365bet-Home

被英国通缉50多年的最强双面间谍离世…他的一生

发布时间:2021-01-15 16:49

  英国历史上的头号双面间谍,冷战期间“背叛”西方投向苏联的George Blake于12月27日在莫斯科去世,享年98岁

  英国历史上的双面间谍不少,然而像Blake这样招致西方舆论集体痛恨的着实少见。

  这位潜伏在英国军情六处MI6,却效力苏联的“伪装者”,无数次向苏联方面提供情报,一生中“出卖”了500多名英国特工,让英美两国的多次重大谍报努力付诸东流。

  也因此,如今Blake离世,英美媒体上,“MI6头号叛徒”,“西方的头号罪人”等字眼随处可见。

  然而另一方面,英美媒体也不得不承认,Blake是现代谍报史上宗师级的存在,在各种间谍档案里,Blake都被冠以“莫斯科王牌间谍”的称号。

  他的出身复杂,能力超群,屡屡帮苏联在情报战上大获全胜,身份暴露之后还能最终全身而退。

  1922年11月,George Blake出生在荷兰鹿特丹,母亲是荷兰人,父亲是西班牙犹太人,因为一战时曾和英军一起作战而被授予了英国公民身份。

  然而,随着父亲病逝,家道中落,13岁的Blake被迫去埃及的姑姑那里借住,

  在这里,他不但英语,法语,西班牙语通通精修了一遍,还通过表哥生平第一次接触了马克思主义。

  1940年,18岁的Blake刚到荷兰就赶上第二次世界大战扩大,德国入侵荷兰,母亲妹妹都在混乱中失散了,

  目睹了德军在占领区的种种暴行后,Blake果断加入了荷兰抵抗组织的游击队。

  此后的两年里,他和游击队一起四处征战,直到1943年才借道法国,逃到了英国伦敦。

  到了伦敦之后,Blake在英国海军申请了一份文员的工作,一次临时调动,他被派去了一个工作室,在这里,他遇到了自己的初恋——Iris Peake。

  Peake不是个普通的打字员,她在英国的秘密间谍机构军情六处MI6担任秘书,家世显赫。

  她决定招募Blake为MI6的间谍,在她看来,Blake精明强干,拥有多元文化背景,通晓多国语言,没有比他更合适的间谍人选了。

  这段爱情因为Peake父母的阻挠没能修成正果,但Blake却从此踏上了间谍这条不归路…

  二战结束后不久,东西方冷战很快爆发。Blake被MI6派往剑桥学习俄语。

  到了1950年6月,朝鲜战争爆发,Blake又被英国派往朝鲜公使馆,奉命搜集北朝鲜,和苏联的情报。

  待在汉城(首尔)的公使馆的这段时间,Blake近距离接触了汉城普通人的生活。

  后来Blake和一众使馆人员被北朝鲜俘虏,在跟随战俘营转移途中,Blake再次亲眼目睹了“盟友”对朝鲜平民的无差别轰炸,沿路乡村被炸成废墟,Blake和战俘也险些被美军飞机炸死。

  当战俘们抵达鸭绿江时,Blake听说朝鲜军营里来了一些苏联人,Blake便偷偷写了一张纸条托人转交过去,之后Blake就被秘密带走了。

  Blake被苏联人偷偷带去了莫斯科,几年后重返英国,他已经变成被苏联情报机构克格勃策反,成为了表面上回归MI6,实际效忠于社会主义阵营的双面间谍!

  关于这一点,Blake不止一次表示,和英美的宣传完全不同,他事实上是主动投诚的:

  “从美军的无差别轰炸开始,我已经深信自己站在了错误的阵营,从那以后,我开始信仰…”

  1953年4月22日,一架满载从朝鲜释放的英国俘虏飞机降落在牛津郡的机场,飞机上走下来一个衣着得体的中年人,在英国民众英雄般的欢迎声中,向人群微笑着挥手。

  这个人就是在朝鲜被俘后失联许久的George Blake,但谁也不知道,此时的他已经是一个效力于苏联的双面间谍了…

  回到MI6总部,Blake一刻也没有耽误,立即开始了在“敌营”的谍报行动,他每天趁着各种工作便利,用微型相机拍下了许多机密资料,之后偷偷交给克格勃在伦敦的接头人。

  在MI6总部待了没多久,随着冷战的局势紧张,Blake被派往两大阵营交锋的前线——德国柏林。

  当时的德国被一分为二,东西德分而治之,首都柏林也分成了两部分,同一城市里,两大阵营的间谍扎堆出没,你来我往,好不热闹。

  此时,身处MI6核心的Blake了解到,英美两国情报局正在联合策划一项大的监听计划,名叫“黄金行动”。

  电话通话时,真实的声音就算被加密,在加密的一瞬间,原音仍然会残留在电缆上,365bet,只要从电缆线上把加密的电讯信号回波收集下来,再进行技术处理,完全能够把它还原成清晰的原音。

  在1949年,MI6就用这种办法展开过“白银行动”,对奥地利的苏联占领区的通信电缆进行过窃听。

  受“白银行动”的启发,1953年12月,CIA和MI6决定再搞个升级版的“黄金行动”:

  在西柏林挖一个通往东柏林的隧道,隧道计划长2500米,其中有270米在东柏林,用来监听东德苏军的通信。

  在挖掘的过程中,为了迷惑苏联人,方面派人在距两德交界处100多米的地方建立了一个半地下的大仓库,用来盛放隧道里挖出的3100吨泥土。

  CIA和MI6的人夜以继日地赶工,隧道终于在1955年竣工,英美两国在仓库里安放了600台录音机,把所有内容都录了下来。

  凭着这个秘密监听隧道,CIA和MI6平均每天收获800盒录音磁带,4000米长的文传打字带,CIA每个星期还派专机来将“破译的”监听磁带运回华盛顿处理…

  英美两国不知道的是,他们的行动早就在克格勃的全盘掌握之中,因为双面间谍Blake早就

  为了不暴露Blake,也为了放长线钓,苏联方面将计就计,每天故意泄露一些没用的“秘密”给CIA和MI6。

  英美两国根本不知道,CIA和MI6的大批情报员们,每天加班加点监听和破译出来的内容,根本就是Blake指示苏联故意泄露出来的“水货”!

  有MI6特工甚至私底下抱怨,说他们监听来监听去,苏联军队里怎么都是些“啪啪啪”的内容…

  CIA和MI6更不知道,在Blake的通风报信下,克格勃已经开始悄悄布置反杀计划了。

  1956年4月,一小队苏联通信兵在东柏林的公路上维修通信线路时,“无意间”发现了这条秘密隧道。又“无意间”将隧道门炸开后闯入,正好撞见3个人在里面搞事,3个人仓惶逃走时连电灯和都没来得及关。

  “黄金行动”就此彻底败露,苏联邀请了世界各国记者前来围观拍照,将CIA和MI6的监听计划展示给全球各路媒体。

  英美两国花费670万美元(当于今天的6400万美元)苦心经营的“黄金行动”就这样打了水漂…

  Blake不但帮助苏联挫败了“黄金行动”,还向苏联方面汇报了大批MI6同僚的资料。

  到Blake调职离开柏林的时候,几乎所有的英国间谍都被他出卖给了克格勃,Blake曾在接受采访时亲口承认:

  然而,当一个双面间谍犹如踩着钢丝生活,无论多么小心翼翼,总有暴露的可能。

  1964年,社会主义阵营里也出现了叛徒,波兰军事情报局副局长叛变,将华约盟友,苏联克格勃的大量情报泄漏给了MI6和CIA。

  此时的MI6才终于意识到,“黄金行动”的失败,是因为一个双面间谍和超级叛徒,他就是大家此前从未怀疑的那个人,George Blake!

  一天夜里,远在黎巴嫩的Blake被顶头上司召回伦敦。第二天晚上10点,Blake便被控制,带到MI6的审讯室进行拷问。整整两天都没有拷问过什么实质上的证据。

  然而到了第三天早上,案情终于有了突破,MI6转移了策略,开始从Blake的动机入手:

  “我们知道你在朝鲜是被逼的,被拷问被折磨,迫不得已才投向苏联的,只要承认,我们会理解你的。”

  “我从来没有被逼过,是我主动去找了苏联方面,也是我主动要为那边工作的!”

  几乎所有的英国间谍,都被他汇报给了克格勃。大概500到600人被捕,除了42人下落不明(英国方面认为这些人遭到苏联“清除”),剩下的在60年代末被苏联释放,42年徒刑妥妥是一个对等的报复。

  Blake就这样被关进了监狱,理论上说,他双面间谍的生涯到头了,他的余生也很可能终老于此了。

  然而,作为一名经验丰富“王牌间谍”,Blake不但自己被策反过,也很善于策反他人。

  跟他一起关押的有一个“反核武器运动”领袖Pat,因为游行集会被逮捕入狱18个月。

  两人是上厕所的时候认识的,因为经常在相邻的两个茅坑方便,一来二去就熟了。

  在进行深入的思想交流后,本身就立场偏左的Pat,对Blake佩服地五体投地,很快就把他当成了推心置腹的兄弟。

  在Pat的帮助下,Blake不但拥有了越狱的大把人手,还通过Pat的人联系上了克格勃。

  1966年10月的一天晚上,Pat的朋友准时到监狱外面接应,Blake和Pat带着几个人,用一条编织针和绳子做成的绳梯绕过高墙,爬了下来,然后跳上了一辆事先准备好的车,就此逃出生天!

  MI6做梦也没想到,Blake这位史上头号双面间谍,服刑了没几年,竟然就在监狱里策反了一帮英国年轻人,成功越狱…

  Blake越狱出逃的事立刻登上了各路媒体的显眼位置,警方也很快发出了全国通缉令,然而此时,Blake已经在克格勃的看护之下,他经历了多次转移,最终在1966年冬天抵达了莫斯科。

  这位双面间谍最终得以全身而退,来到了他愿意为之效力的阵营。也同时开启了他被英国方面长达50年通缉的“逃亡生涯”…

  之后的这些年,Blake在俄罗斯娶妻生子,有了新的家庭,此后的岁月里,他获得了苏联方面的高规格礼遇和照顾。

  不过,对于自己背叛MI6投诚苏联克格勃这件事,Blake说他表示从未对“双面间谍”的身份后悔过:

  “所谓的背叛,是你必须先归属某一方,而我从一开始就不属于英国和MI6,何来背叛?”

  如今,Blake离世,需要盖棺定论的时候,人们突然发现,他的“双面间谍”身份,如同他的出身一样,复杂到难以准确界定…

  一个荷兰犹太人,成了英国军情六处MI6历史最大的“双面间谍“,还成为了冷战史上数一数二的“王牌间谍”,他的种种事迹,会永载世界间谍史…

Copyright ©2015-2020 365bet-Home 版权所有 365bet保留一切权力!